在楠木坪巷道利用皮划艇搜救被圍困群眾和游客
  拉線設立警戒線
  江國餓主任現場指揮搜救工作
  深入古城逐戶疏導人員撤離
  紅網鳳凰站7月20日訊(通訊員 歐介中) 7月14日至15日,急驟暴雨,傾盆而下,肆虐著整個鳳凰古城。從7月14日20時至15日24時,由於降雨量大、時間持續長、範圍廣、雨勢急,再加上前期降雨影響,沱江河一改昔日溫順的面孔,像一條狂放不桀的惡龍般咆哮。一夜間,鳳凰古城險象環生,大範圍出現內澇,兩岸臨江客棧和酒吧一、二樓全部進水。不少商家、游客和居民被困。
  15日上午11時,鳳凰縣全面啟動緊急預案,一場鳳凰歷史上前所未有的萬人大撤離、大救援,在暴雨中緊張進行。在接到縣委指令的第一時間,鳳凰縣人大在黨組書記、常委會主任江國娥的指揮下,僅用20分鐘就火速集結了由30多名幹部職工組成的抗洪搶險突擊隊。為有效開展工作,在古城文化廣場,大家按照險情需要,分成2個組,一組由主任江國娥、副主任張任重帶領,奔赴險情嚴重的楠木坪巷道,開展救援工作。一組由副主任唐世勇、李蔓蓉帶領,奔赴古城中營街——沈從文故居巷道,開展救援。
  處在古城低窪地段的楠木坪巷道,由於緊鄰南門溪,早已被洪水滿滿塞住,水深達到3米多高。不遠的巷道樓房上,有人高聲呼救。由於水深,救援群眾已無法淌水前往解救。“快去買兩隻皮划艇過來,一定要把裡面群眾解救出來。”江國娥當機立斷,立即向緊隨其後的副主任張任重和人大幹部下達了命令,10多分鐘後,兩隻皮划艇被送了上來。接著,江國娥、張任重就組織由水性較好的2名人大幹部和3名群眾組成救援隊。救援隊冒著大雨,一邊划著皮划艇,一邊撥開密如蜘蛛網的各種電線,快速地向被洪水圍困人群靠攏。為使圍觀人員不影響救援工作,其他人大幹部則與聞訊趕來的其他縣直單位幹部,就近拉開警戒線。水位在不斷上漲,救援工作也在爭分奪秒展開。經過2個多小時的緊急搶險,被圍困在巷子里的50多名游客和群眾,終於被救援人員一一地安全轉移出來。完成這個區域,江國娥又馬不停蹄地帶領幹部轉向另一個區域。望著滿身被污水濕透的人大幹部,被安全解救出來的江蘇陳姓游客夫婦,熱淚盈眶,激動地說道:“感謝你們,讓我們在洪水圍困中有驚無險!我們一輩子也會記住這次鳳凰之行的。”
  沈從文故居景點位於古城中營街,這條令中外游客心神嚮往的文化巷道已變成了一“巷”汪洋。1米多深的洪水,已經把附近的民宅、商鋪、客棧一樓全部淹沒。鳳凰縣人大副主任唐世勇、李蔓蓉帶領救援隊趕到這裡時,獲悉巷道裡面有近500多名居民和游客被洪水圍困,來不及轉移,他們一邊及時組織隨同而來的縣人大幹部拉開警戒線,組織居民、游客有序地疏散和撤離,一邊安排人員協同州武警官兵進入巷道救援。因巷子較窄,武警的衝鋒舟不能到達巷內進行營救工作,大家只能利用小皮划艇進到巷內營救被困的群眾和游客,然後再把他們轉移到衝鋒舟上,帶離洪水區域。“先救孩子和老人”,在唐世勇的指揮下,從16時開始,持續到20時,已轉移180多名居民和游客,其中病卧在輪椅上老人5人。由於被困的游客和群眾人數較多,皮划艇每次只能帶3—4個人出來,救援速度非常緩慢。而通過4個小時緊張救援,參與救援的武警官兵、人大幹部又累又餓,滿身疲憊。“無論如何都要堅持到底,絕不讓群眾和游客在洪水圍困中過夜。”唐世勇、李蔓蓉一邊為參與救援武警官兵、人大幹部鼓勁加油,一邊打電話向江國娥主任彙報情況。“險情就是命令!”此時,剛完成另一區域救援任務的江國娥和其帶領的救援隊伍,顧不上吃口熱飯,又急馳趕來。途中,江國娥又順帶了來自吉信鎮西門峽景區的救援隊,該救援隊對古城地勢熟悉,且又精通水性。在大家共同努力下,深夜23時40分,中標營、新市場等區域巷道附近被洪水圍困的500多名游客和居民被成功轉移。租住在古城新市場街50號一位女居民抑制不住內心的感激,連聲說道:“洪水無情人有情,黨的恩情暖人心……”
  在鳳凰古城300年不遇的特大洪澇災害面前,鳳凰縣人大機關領導和幹部職工用團結奮進的精神和堅韌不撥的意志,先後疏導群眾、游客2000多人,解救被困群眾和游客600多人,為商家轉移貨物價值100多萬元。生動地譜寫出一曲抗洪搶險的贊歌。“雖然人大大多是50歲以上的幹部,但在危急關頭,我們人大變年輕。”事後,談及當天的抗洪搶險時,年過半百的鳳凰縣人大聯工委吳順元如是說。  (原標題:鳳凰縣人大常委會機關幹部“7.15”抗洪救災記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y39iyulty 的頭像
iy39iyulty

徐子珊

iy39iyul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